企业就像一台机器,机器合成千上万个零件的性能最后才能安全运转,企业也只有各个部门,所有员工合力才能兴盛。只不过,机器要达到合力,只要根据既定规律,把大小每个零件管理好就行;企业仅仅是靠螺丝等硬手段管理却不行,因为企业合力的对象是万物的灵长——人。
所以,用什么方法管理就成了关键。
经常参观、考察农业企业。农业企业就有这样一个现象:销售旺季时各部门人人尽心尽力,或者会议上表面人人尽心尽力,可一到淡季、一到实际操作时,问题突然就涌出来了,销售嫌生产不以市场为中心,生产嫌销售不顾生产死活,货运嫌门卫半死不活,门卫嫌货运态度不好。企业整个就是一矛盾集中体。
按理说世界是由矛盾组成,有矛盾也正常,可问题是矛盾一旦不消除而任由其发展,一旦激化,于企业有百害而无一利。
所以当销售与生产矛盾激化时,其就有可能带着情绪工作,任由销量自生自灭,反正过错不在他;当货运与门卫矛盾激化时,其也就有可能把气撒在产品身上,致使产品破损率上升。
或许问题还不至于这么严重,但毕竟矛盾虽然不可避免,但可以控制在一定度内。只有控制在一定度内,企业才能形成合力,才能兴盛!
对此,农业龙头们也知道其中道理,但人性自私不可改变,说到底上述这些不好的现象都是因为企业成员只从自己利益出发的结果,因此,为了有效遏制企业成员太自私,企业就会制定相应的规章制度。
但是,规章制度只能治理身体,管不了内心。或许在严密的规章制度前,企业每个成员都会小心翼翼,但不代表每个都会从内心去合力。
因此,根本还在于治心,在于让企业每个成员都能找到大家一致认可的标准去执行。正如螺丝钉只有知道它对一台巨大机器的重要作用,并因此感到崇高时,才会坚定地固守住自己的位置一样。
为了让每个螺丝守住自己的位置,就要让他知道自己于整个企业的作用并让他感受到崇高。
崇高来自于心,来自于对一件事情意义的认识。只是对一件事情意义的教育远非规章制度能完成,所以,企业管理根本之道还是要重视企业文化的建设。
企业文化的建设是蓄势,是御水,貌似蹈虚,实则无孔不入。所以,企业负责人不能不重视。
重视的根本表现还是要从本人做起。只有企业家本人真正从内心认为企业所干事情很崇高,才能情发于心,外现于行,并进一步形成企业价值观、方法论,并逐渐影响他人。
而这是企业文化的基础。
有了基础,重在定位。至此想起这样一个故事,说有一个小和尚担任撞钟一职,半年下来,觉得无聊之极,“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而已。有一天,主持宣布调他到后院劈柴挑水,原因是他不能胜任撞钟一职。小和尚很不服气地问:“我撞的钟难道不准时、不响亮?”老主持耐心地告诉他:“你撞的钟虽然很准时、也很响亮,但钟声空泛、疲软,没有感召力。钟声是要唤醒沉迷的众生,因此,撞出的钟声不仅要洪亮,而且要圆润、浑厚、深沉、悠远。”
钟声要圆润、浑厚、深沉、悠远,只有这样才能有号召力!相信如果小和尚早知道,也就不会应付。由此可见,形相同而质相远。所以,定位就是要企业不要犯主持一样的错误,就是要不仅提前告诉员工工作怎么做,而且告诉员工做工作的意义。因为只有知道意义,小的工作才能不小,员工才能尽职尽责。
当然,方法不仅一种,立名同样重要。当门卫叫门卫时,感觉很平常;而当将门卫叫“防卫工程师”时,就会让人精神顿时一抖。
所谓万物各有名,万物也各有标准。作为企业,只有各个岗位都有了从行为到精神的标准,并能让员工认识到这些标准背后的伟大意义,人才能各尽其职,企业才能因心的凝聚而向上。
要注意的是,一说到意义,许多企业都拘泥与对企业自身的意义。事实上,小意义利一身,大意义利天下。星炜的产品质量意味着人品的训诫,不正是照见其自己及大多数企业行为的一面镜子吗?
而只有达到这样普世的价值,企业文化才能真正产生长远的利益。实施企业文化直接的好处是改变员工的精神,一个员工的精神改变企业便有了一分希望,当上至老板、下到门卫都围绕在一种文化周围,为了一种文化而共同努力时,就会少了因个人私利而互相抱怨,员工因自觉崇高而不断努力,那时,企业也就不再像一台机器,而成为一个伟大的团体而放之四海皆无敌了。


企业荣誉

产品中心

一键拨打